OneAuthenticSwing.Org

Bring Meaning to Work and Purpose to Spirituality

我们的路(1):飞出笼子的“小鸟”

交流题目:

(1) 你有过飞出鸟笼的感觉吗?说说看,出来之前和之后有什么不同?

如果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问这个问题,恐怕十有八九会把我当成个疯子。喜欢汪锋
音乐的朋友们当然会理解为什么。我是在文革,批林批孔和反回潮的年代长大的。
当时的文化真空让人都不知道窒息是什么意思。从没出过笼子的鸟懂得自由的宝贵
吗?1977年高中毕业,面前就只有三条路:下乡,当兵或者招工。做梦也没有想到,
高考恢复,走进了大学的校园。当时的大学教室玻璃都残缺不全,师资青黄不接,
早上军训,一天三顿玉米面,喝着上面飘着一层蜜虫的白菜汤。就这样,整天猫在
教室和图书馆里,偶尔去操场打打篮球,生活的得挺满足。有两件事让我对笼子有
了一些模糊认识。入学不久,在邓小平倡导下全民进行了一次“实践是检验真理唯
一标准”的大讨论。一位大胆的哲学课老师出了一道如何用“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
标准”来理解毛主席语录的期中考试题。当时的政治课和政治学习都还是以毛主席
语录为主。我选择了当时的标准答案:毛泽东思想是经过实践反复考验和颠覆不破
的真理,无须检验。结果出乎意料地得了个三分。我至今仍感谢这位老师在我脑子
里画上了第一个大问号。第二件事发生在毕业实习和分配上。我当时对政治和社会
关系极端幼稚和反感。唯一兴趣的是科学和考研究生。实习的时候就听老师们嘀咕
我傲慢。研究生考试揭榜在分配之后。我想留校以备落榜来年再考。可是被告知没
人敢要我这个”高才生“。后来虽然考上了研究生,不需要参加分配,这种人言可
畏的滋味让我好一阵子夹着尾巴做人。鸟的能耐再大也飞不出社会的笼子啊!这种
阴暗的感觉一直到开始和西方学者接触后才慢慢改变。首先给我们上英语课的老外
们身上就很少那种言而不实畏首畏尾的虚伪。我帮助导师筹备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尤
其让我大开眼界。八十年代中期,中科院靠世界银行贷款邀请了一大批各个科学领域
的名流到国内重点院校讲学,介绍最新科研成果。在一次论文报告会上,一位美国
教授和另一位来自西德的学者在一个理论模式上发生分歧,争得面红耳赤,当时觉
得很下不来台。可是会议间隙时间,我却看到这两位教授抱着咖啡彼此谈笑风生,
正在商量合作计划呢!我当时就写信告诉哥哥这种文化上的差距,并决定出国。当
我口袋里装着五十英镑来到英国过起果酱夹面包的留学生活时,真有一种小鸟出笼
的感觉 - 这下可以好好做科学而不必再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提心吊胆了!这种想
法虽然很幼稚甚至危险,但是我发现从没有过这种感觉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自由的
珍贵,更谈不上争取的勇气了。

(2) 你现在还有生活在笼子里的感觉吗?这个笼子都是环境造成的吗?有没有
个人和心理因素?

到国外几经周折,碰了不少钉子才明白过来,人就是个制造和破坏笼子的动物。出
于生存的需要,每个民族,社会,家庭和个人都少不了发展一些风俗习惯来保护和
强大自己。试想如果我们生下来一切事情都要从头开始,那么我们活下来的机率有
多大呢?更谈不上创新了。但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不会总停留在同一个水平上的。
后来人总是会发现和追求一些新的东西并为此不得不改变甚至抛弃一些传统。所以
笼子不能没有,但又不能一成不变。不光大小模样要变,基本设计和骨架也时不时
地需要更新(几千年不变的体系绝对不是自然现象)。在这种新旧笼子交替的过程中,
事情往往容易搞糟。汪锋在“飞得更高“中有一段歌词:“要想是一次解放就必须
剪断已有的网”。那些既得利益,满足现状的人,甚或为子女前途未卜而担忧的父
母们又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我现在在美国一家大公司里做项目管理工作。大公司
里面的各个部门就像社会的各个阶层和家庭一样,都有各自独特的清规戒律和文化
传统。公司要竞争发展,就必须不断地将这些部门调整,重组,甚至取消。我每做
一个项目,都要制造和破坏一些笼子,影响到笼子里和周围的人们。有两种人最容
易成为牺牲品。一种是贪图安逸或头脑僵化而不肯出笼的人。另一种是要求绝对自
由而不肯出力建新笼的人。绝大多数人大部分的时间是生活在这两种极端状态之间
的。如何去适应,影响和改变这个动态的平衡是人生最大的艺术。喜欢汪锋音乐的
朋友想来都有些不甘寂寞,向往自由的倾向。这种‘小鸟’的心情是健康的,非常
宝贵的。一个公正的社会,有效率的工作环境和温暖的家庭应该创造尽可能宽松的条
件来帮助‘小鸟’长大,包括允许她走一些弯路。但是现实往往不如人意,更像把”
枷锁“,把‘小鸟’紧紧捆住;或者让尝试飞出笼子的‘小鸟’无家可归。这时候
很多的‘小鸟’就会为生活所迫开始向“石头”,甚至“粪土”蜕变了。应该说,
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小鸟’长大必须经历艰苦的磨炼,不是所有的‘小鸟’都会
长大的。那种期待现成果实,不肯付出辛苦和代价的‘小鸟’就很容易半途而废。
上班做“石头”,下班回家借汪锋的音乐“飞一飞”也解决不了大问题。有的朋友
可能要问,如果我周围的人,尤其是我的顶头上司或者最亲近的人都是“石头”甚
至“粪土”该怎么办?第一,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它是自由的底线。如果失去
了它,自由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自由是有代价和责任的,不是免费的;第二,很少
有人总是生活在极端的“石头”或“粪土”状态。希特勒也有讲人话的时候。况且
环境的因素远非这么简单,可变因素和机会很多,关键看你肯不肯用心去寻找,还
有就是你的翅膀够不够硬和熟练。遗憾的是,往往翅膀还没有长成,‘小鸟’就夭
折了。最常见到的一种病态表现是:把一切责任推给政府,公司或上司。这种把自
己置身笼外的态度实际上是极其消极和不负责任的。不肯把自己置身其中的人是不
可能真正认识和积极参与生活的。我曾经接手过一个投资近一千万美金而陷入困境
的项目。第一件事就是换掉半打这种身陷“石头”和“粪土”而不能自拔的人,越
是领导越是要换。

(3) 有没有一两件你现在就可以做的事情会让你和朋友增加1%的自由度?你会去做
吗?

今天下午公司福利部请了一位很特别的人介绍做父母的成功经验。演讲者从小患高
度注意力分散症,学习非常吃力,受尽失败的挫折和同学的讥笑。但是在父母和老
师坚持不懈的鼓励和支持下,最终完成学业并成为成功的艺术家。他认为做人难,
做父母更难。所以要有从失败中重新爬起来的勇气,而且要从小事做起。他一生中
最重要的成功是上小学时得到的第一个C-(及格)的分数!美国心理学家们曾作过系
统的儿童智力研究。一岁以下的儿童几乎都是“天才”水平。但是到了二十岁“天
才”的比例就了了无几了。这里面当然有遗传的因素。但最主要是后天造成的。我
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小鸟’,只不过她的成活率太低了。大多数人没有这么好
的运气,有这么出色的父母,老师和社会环境。长大后,我们为生活所迫,很容易
就被“石头”和“粪土”所同化而忘记我们心里的‘小鸟’了。汪锋的歌声让我们
想起自己心中一直被冷落甚至遗忘的‘小鸟’。但是要让她重新飞起来是件非常艰
巨的工作。因为我们都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注意力分散症“!我们绝大部分的精力
都花在与‘小鸟’无关,甚至有害的事情上。抱怨父母,老师和社会已经太迟了,
而且很幼稚。唯一的出路是我们自己学会做父母,做自己心中‘小鸟’的父母。做
过父母的朋友(年轻的朋友可以问自己的父母)都知道,当好父母第一要肯在孩子身
上化时间;第二要有耐心;第三要和其他父母建立互助关系。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不希望有孩子的朋友千万不要去背这个包袱。业余时间逗逗邻居亲属孩子是不同性
质的矛盾!要养孩子就要把他当成头等大事去做。即使这样也还要做好心理准备,没
有一对父母能事先估计足将来所要遇到的困难。和其他父母沟通,交流经验,临时帮
上一把,互相打打气,甚至有个人诉诉苦,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实际需要。我本人
是非常重视理论的。可是我发现,只有当我真正去做了,趟了浑水,问题的关键才
会曝露出来,理论也才有的放矢并得到发展。这也就是邓小平说的”摸着石头过河
“的道理吧。九十年代开始,我对公司文化改革发生了浓厚兴趣,读了很多书,拜
了不少名师。然后又花了不少时间向公司各个部门老总兜售实施方案。结果所获甚
微。后来把重心转移到具体项目上来,实扎实打,效果很快就出来了,机会也自己
找上门来。所以要让‘小鸟’重新飞起来,起飞是关键,也是最难的。既要相信”
我要得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又要有耐心从一两件小事做起。比如发几
个帖子,和其他的”父母“交流交流”养鸟“的经验,给‘小鸟’创造一个学习和
试飞的环境!你肯做吗?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OneAuthenticSwing.Org to add comments!

Join OneAuthenticSwing.Org

What We Do


Our Intention
Our Process
Our Method
Feedback (First Timers)
Feedback (Regulars)

Discover Our Community
Paul's Frustrations and Hopes
Wake-Up Call (Members Only)
There's Got To Be a Better Way!

The Initial Clue
A Better Way: Improving Real Productivity
A Better Way: Improving Quality of Life
Challenges and Solutions for the Technocrats
Kelly's Five Most Significant Life Stones

Gerry's Five Most Significant Life Stones
Tina's Five Most Significant Life Stones
Yan's Five Most Significant Life Stones
Paul's Five Most Significant Life Stones
Aha Moments
The Experience of Opening Up
Bridging The Intellectual and Emotional Divide
Open Mind - Overcoming the Voice of Judgment
Open Heart - Overcoming the Voice of Cynicism
Open Will - Overcoming the Voice of Fear
Let Go and Let Come
Love, Family and Relationships Part I
Love, Family and Relationships Part II
Love, Family and Relationships Part III
Earth Quakes, Civilization and Progress
The Two Sides of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The Limits of Democracy
On the Right Side of History and Happy Side of Marriage
Learning to Move with the Universe Part I
Learning to Move with the Universe Part II

Transform Your Competance
Play Alone Play Smart
Overcoming the Loneliness of Being
Love, Peace and Intention Part I

Love, Peace and Intension Part II

The Arrow of Heart
Transformation In Context

Masterful Act, New Complexity and Transformation
Small what, small how and Big What, Big How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Go with the Artist
Freedom, Connections and The Creative Tension
How and Why to Write a Case

The Art of Writing a Case
Creating Your Own Master Piece
Master Pieces Are Not Created Overnight
Feedback, Flow and the Quality of Life
Is Nature Becoming More Complex?
Motivation Is the Question
Why Is Nature Inspiring?
Creative Destruction
Creativity and The Architecture of Reality
Growing the Seeds of Intention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Intention

Master Your Practice or Impact Skills
What Do We Mean by Mastery?

Cog on a Wheel
Mining Deeper Energy at Work
Optimizing Organizational Energy
Improving R&D Productivity

© 2018   Created by Yan Song.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